笔趣阁 > 深空彼岸 > 第一百七十二章 最强根须养成

第一百七十二章 最强根须养成

笔趣阁 www.bqg7.com,最快更新深空彼岸最新章节!

    皎洁明月高挂,碧海波澜起伏,金色竹船随波而动。摆渡人心情复杂,一会儿看向天上的那轮月亮,一会儿又看向王煊。

    这叫什么事,他守在逝地这么多年,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年轻人!

    “我领悟的差不多了,今夜准备练第一幅图。”王煊睁开了眼睛,站起身来。

    “你不要和我说话!”碍于旧约,摆渡人无法干预他的行动,所以不想搭理他了。

    王煊一脸郑重之色,站在月夜下,准备放弃先秦方士的根法以及金身术,而是改练石板上的经文。

    九幅人形刻图,加上密密麻麻的文字,虽然深奥,但是他却读懂了,玄而又玄。

    经文不是很长,但却无比惊人,涉及到全身各部位的共鸣,催发,蕴养不同的秘力等,非常复杂。

    他认真揣摩过,稍有差错,就可能会撕裂脏器,伤到精神等,经文异常难练。

    但他觉得,第一幅刻图就是为他准备的,属于凡人之学,激活各种潜能,其中便有护体之术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金身术被囊括在当中。

    这部经文的第一篇不涉及神通秘法,着重肉身的开发,认为这好比是一株植物的根须所在地。

    植物想繁茂,想成为参天大树,伤病的根须是不行的!

    在这部经文的论述中,认为不养好根须,留下祸患,勉强羽化渡劫,肉身也会于雷霆中崩溃,不是好兆头。

    这让人深思,经文在指摘列仙的缺陷吗?可是,它没有提及列仙二字。

    真实情况却是,它出现的时期有可能比列仙更早。

    如果是这样的话,那就更恐怖了。

    在列仙没有出现的年代,就有这样一部经文,揭示了羽化登仙的弊端,实在不得不让人心惊。

    这就可以理解了,当列仙看到这部经文时的心情,一定极为复杂,甚至惶恐。

    对于第一幅人形图的经文,有先秦方士根法的精粹,很是神秘。

    王煊在月夜下摆出第一幅人形图的姿势,按照经文所述,这是真形图,可充分调动身体潜能。

    深入研究的话,这张真形图有攻击力的爆发,也有秘力的蛰伏与内敛,阻断外部能量的接近与侵蚀,亦可以视作防御之法。

    最难的在于,这幅真形图要求人体全身上下各种秘力都在流转。如果内视就会发现,所有脏器,不同的身体区域,都有不同色彩的能量,一个弄不好,就会引发肉身崩溃。

    王煊深吸了一口气,体内轻鸣,他已经开始演绎石板的上的经文。

    现在他的身体活性极强,如果有伤,也能在最短的时间内修复,所以他想藉此机会改换经文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果然,这才刚开始,他就遇到一些问题,体表破了,排出一些殷红的血液。

    这就相当的惊人了,他练成了金身术,肉身无比坚韧,子弹都打不穿,结果才练这篇经文,就直接染血。

    摆渡人的脸色当时就变了,这小子上来就毛孔溢血,真要死了的话,怎么纠正错误,如何将印记还给他?

    不过,摆渡人没有救助,如果才刚一开始对方就撑不住,那就早死早解脱吧,不然到了后面将会更难练。

    王煊舒展身躯,摆出真形图的姿势,不断变化,随自身领悟的经文来让身体各处的秘力共鸣。

    他体表出血更多了,但是,他却没有一丝恐惧,反而释然,觉得这样走对了路。

    他在破壁,在将金身术转换到这篇经文中的领域中来。

    或许可以说,这篇经文涉及到的区域更多,秘力流转的更为复杂与精细。

    如果说,金身术流转的是枝干路,那么这幅图还包括了小细支,甚至末端的叶片,更为全面。

    这第一幅真形图属于凡人之学,是向超凡过渡的秘篇,最适合现阶段的他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期,第一副真形图就是以肉身为主,他的金身术早已晋升入第八层初期,为练这篇经文打下坚实的基础。

    王煊毛孔出血,正在打通其他不曾涉足到的细微之处,现在不是路断了,而是接续各种神秘之路。

    金身术、先秦方士的根法,都被这篇经文囊括,现在转换起来不是异常艰难,因为该主修的部分他已完成。

    最难也最让他谨慎的是,五脏六腑部位,这些地方是释放秘力的主要区域,但在没有达到高深境界前,这里却又是脆弱的,一个弄不好,就会四分五裂。

    尤其是这篇经文,更为恐怖,稍有不慎,就不是五脏撕裂那么简单了,而是很有可能烂成一堆五脏泥。

    因为,这种新生的秘力太霸道,这也意味着攻击力更可怕!

    王煊血肉中秘力的更迭很顺利,他全身上下都殷红,毛孔排血,贯通了未曾走过的神秘区域,达到细微之处。

    终于,他肉身共鸣了起来,不断发光,震掉了血污,体表恢复晶莹,没有了金身术特有的金光,更为内敛。

    但他明确感觉到,血肉更为坚韧了。

    摆渡人惊异,这小子转换的太顺利了吧?血肉部分快完满了。

    不过,最危险的时刻终于来临,经文改变,秘力新生,替换旧路,开始涉及到脏器区域了。

    刚一开始而已,王煊就觉得心脏像是被一只大手攥住了,肺部仿佛又被人用超凡符箭射穿了。

    其他各部分的脏器都有些痛,像是针扎般。

    他暂缓运转这篇经文,站在原地,默默回想通篇,将那幅人形图观想成他自己,烙印心中,与他自身相合!

    揣摩很久,他再次开始了。

    五脏发光,六腑轰鸣,有雷霆从血肉中迸发出来,更有像是仙雾般的能量物质弥漫,他的体内极为神秘,仙霞氤氲,袅娜蒸腾。

    这一刻,王煊自己都是震惊的,似有真实景物若隐若现,有仙山飘渺,有瑶池悬浮,蟠桃树成林成片。

    他亦看到,血肉中似有药田,栽种奇药,让身体活性猛增,导致血肉生机蓬勃,真身强大无比。

    接着,他又仿佛看到,天空中有药草浮现,那是天药在沉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煊惊异,这是人体吗?他出现幻觉了吗?这篇经文真的很异常。

    他警醒,内视自我,把握真实的世界,再次依照真形图共振,引导新生的秘力,缓缓流动。

    改换经文后,新生的秘力果然更强大,让王煊自己都能清晰体会到,他比以前的自己要强一截。

    新生秘力所过之处,那些虚无的景物全都破碎,化成了五颜六色的光,成为特殊的秘力,蕴养出来。

    这篇经文催生出的全新秘力,还原真实世界,让王煊没有陷入那些奇异而又神秘的景物中。

    终于,王煊遇上了麻烦,五脏有些细微的伤出现了,肉眼不可捕捉,但是他却能真实感应到。

    摆渡人心头一沉,他很清楚,经文的改变,一旦涉及内里的脏器后,将会极其艰难与可怕。

    “一个弄不好,就会炸膛!”他低语,警告王煊,实在坚持不住,就不要乱来。

    “这条路我必须得走下去!”王煊很坚定,然后,他又问道:“您有羽化级丹药吗,没有不要紧,地仙丹也行,为我护道。”

    摆渡人那张模糊的脸顿时从蓑衣中消失了,真不待见这小子,替他背锅挡刀,还要为他护道,还有天理吗?!

    王煊闭上眼睛,一切还得靠自己,别人外力不能求!

    他调动神秘因子,滋养脏器,修复那些细微的小伤,他在内景异宝的池子中吸收了大量的神秘因子,现在有了用武之地。

    从某种意义上来说,改换经文最为艰难,因为要重新蹚路,改变原有的一切。

    好在是王煊早先所练的根法与金身术都与这篇经文契合,不然的话,问题更严重,多半早已炸膛。

    神秘因子修复了他的伤,王煊再次推进,这是他筑下最强经文“根须”的日子,这一过程可能会濒死,但他却不愿意放弃。

    如果没有得到石板经文也就罢了,他现在有幸研读,得悉这有可能是最强经文之一,怎能不动心?

    不久后,红衣女妖仙可能就要进入现世了,会找他麻烦,如果不修成最强经文,怎么对付那种人?

    即便对方付出代价,只能以早期的超凡之身回归,不足以与羽化以及地仙相提并论,但毕竟是绝世妖仙,同层次恐怕罕有对手。

    现在,王煊若是练成这部最强经文,而后再抵达超凡领域,遇上超凡层次的红衣女妖仙的话,未必不可敌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他的五脏六腑出现仙山,天药在雷霆中沉浮,各种神秘景物,传说中的奇异景观皆若隐若现。

    “又来了,这是与身体器官对应的秘力的异象显照,还是说,人体与外界万物有感,相互呼应?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如太阳火精席卷星空,王煊体内的新生秘力暴涌,焚灭一切虚景,炼化它们为新生的能量。

    但是在这种转化过程中,他的身体也在出现新伤。

    数次过后,王煊伤势不轻,他觉得不能再消耗神秘物质了,决定用地仙泉,他咕咚咕咚喝了几大口。

    最严重的一次,他的五脏出现撕裂的伤。

    摆渡人心头一沉,感觉这样的伤过于严重了。

    “你有些急躁了,如果用时间去熬,这第一幅真形图,你大概率能练成,会改换经文成功。”

    王煊没有说话,准备动用地仙泉浓缩的精粹,那东西蕴含着浓郁的活性物质。这是他敢于迅速改换经文的底气所在,不想慢慢去磨,密地中太危险了,他得迅速提升自己的实力才行。

    尤其是得到石板经文后,他渴望在凡人阶段改换功法,以此筑下最强根基。

    再拖延一段时间的话,他可能就直接踏足超凡领域了。他要从源头开始,在凡人阶段就练成这篇经文。

    就在王煊准备动用地仙泉结晶时,摆渡人叹了口气,突然开口:“算了,便宜你了!”

    他催动羽化神竹船,整艘金色船体迸发绚烂的神芒,像是有无数的竹叶飞舞,灿烂如同羽化光雨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光雨洒落在王煊的身上,滋养的他血肉,修复他的脏器,让他身体活性暴涨。

    “多谢前辈,我必有厚报!”王煊郑重开口,这是发自真心的。

    尽管他自己也有手段,能够摆脱这种危局,但是摆渡人的心意他领了,这种举动让他感激。

    事实上,羽化神竹洒落的光雨远超他的预料,这是真正的稀世珍物,不然何以女方士用它保护肉身,三千年后依旧活着。

    “你还不知道,成熟的羽化神竹多么的稀有,多么的珍贵,它的每一滴光雨都价值连城,这是提升潜力的东西啊。当年多少大人物想找羽化神竹培养后人都不可得。这番大因果,你以后得好好还我!”摆渡人开口。

    王煊体会,自身改换经文的速度加快了,羽化神竹果然是造化神物。他的血肉,他的精神,似乎都被滋养了,天赋潜力强如他,都感觉自身的上限似松动了,又有所提升!

    很快,王煊五脏六腑,全身各处,内里色彩斑斓,各种秘力齐涌,共鸣共振,他的身体在换血,自毛孔排出不少血雾。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改换经文成功了!

    毫无疑问,他的实力又提升了一截,他默默体悟,自语道:“比金身术练到第八层中期更强!”

    改换经文后,在实力上立刻就有了这样的体现,让他自己都感觉吃惊。

    他估摸着,这种重塑还会继续,随着时间推移,哪怕他什么都不做,过上一段时间他的实力还会提升一截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