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第九特区 > 第二四二五章 拿下

第二四二五章 拿下

笔趣阁 www.bqg7.com,最快更新第九特区最新章节!

    王胄军算上后勤部队,大概是有三万五千人左右的,但其下属部队,都是有着各自驻防区域的,无战事时期,他们不可能天天围着军部转。所以白山头战役打响后,杨泽勋调动的几乎全是军部直属作战单位,因为这帮人才是嫡系,死忠,而且出兵快,风险性低,消息不易走漏。

    不过白山头战役结束后,大批王胄军直属部队,都在前线付出了不小的代价,所以他们第一时间进行了回撤。而就在这个时期,滕胖子与大牙联手,外加林系接应部队的两千多号人,突然就把目标瞄准了王胄军的军部,

    这个极为反常规的军事举动,一下就让王胄那边懵掉了。他们周边的兵力部署不够,请求支援也明显来不及了,军部周边部队全部都是非常仓促地进入了作战状态。但由于准备不足,很多营级和团级单位,刚一接战就被打崩了。

    比如从白山头撤回去的部队,他们的弹药没有得到补充,伤员还没有全部送到军部医院,整个营区原本就在一片混乱之中,而这时大牙部队借着后方炮火掩护,已经快马加鞭地杀到了驻防区前侧,连续组织了两次冲锋。

    这特么谁能扛得住啊?

    战斗打响没超过半小时,王胄军部的前沿阵地,就几乎全部丧失,大批溃兵掉头向后方溃散。而这种溃散还是在大牙和滕胖子都有意留手的情况下,才能形成的,不然你换成浦系的部队,或是五区的部队,那在双方如此近的情况下,人家根本不可能给你溃逃的机会。

    轰炸机群配合炮团,两拨集火就能让你溃逃部队变成坟场。但此次战斗并不是对外作战,甚至不算是内战,只是内部冲突而已,所以不论是川府,或是滕胖子师,都没有采用全歼王胄军的战术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王胄军部。

    “军长,北线防区已经全面崩盘,王贺楠的装甲部队,已经距离我们军部不超过二十公里了。”一名通信军官,声音颤抖地说道:“我们的军部已经完全暴露在敌军火箭炮的射程之内了。”

    “军长,东线防区也守不住了,滕胖子师的两个先头团,已经穿过我军最后一道防线,预计二十分钟后,抵达我军军部。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通信部门的报告,频繁的在室内响起,并且传输回来的信息,以及战场局势,也在以秒为计算单位地变化着。

    “他妈的!”王胄站在作战桌旁边,双手叉腰地喝问道:“我们最快的支援部队,多久能到?!”

    “光集结就需要半小时左右,最近的部队赶到战场,要两小时左右。”参谋部的人立即回道:“如果通过空运,速度可能会快一些。但以目前的交战局势,不排除林系可能会继续增兵,对我方运输机进行空中拦截……。”

    王胄咬了咬牙,立即摆手吼道:“马上给总督办传电,告知上层,滕胖子师,以及川军,毫无理由地攻击我军军部,可能存在造反现象,请总督办立即做出下一步指示……。”

    参谋团队一听这话,心里已经清楚,王胄对守住军部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,他只能在立场问题上,来摘清自己,来抨击川府和滕胖子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公路沿线,滕胖子坐在指挥车内,正在不停地下达着详细作战命令。

    副驾驶上,参谋长从开战到现在,已经接到了不下二十个求情、调和电话,而打来电话的人,哪一个都是八区响当当的大人物,甚至有超过半数的人,级别都比滕胖子高。

    参谋长如实将这些人的话转述给了滕胖子,但后者听完,只淡淡地说道:“……总督没打来电话,那说明咱们这么干,他并不反对。现在不是卖人情的时候,总督既然点将了,那老子就只能一条道跑到黑了。”

    参谋长嘴唇蠕动,想劝说几句,但仔细一想,滕胖子虽然莽归莽,但在原则问题上是不会轻易妥协的。而自己作为他的参谋长,立场问题也很关键,越到敏感时期,二人越要死抱一把,生则共生,死则共死。

    外人的劝阻,不但没有让滕胖子停下脚步,反而令他继续加快了进攻节奏。

    两万多人的部队,势如破竹地进攻,转瞬之间就打到了王胄军的军部外围。

    指挥阵地内。

    一名通信军官,冲滕胖子敬礼后说道:“王胄请求与您通话。”

    “我跟他通个几把话!你告诉他,带着军部的主要军官出来,老子就停火。”滕胖子皱眉回道。

    旁边,孟玺立即插嘴说道:“他在拖延时间。这个节骨眼,他很可能准备处理下面的知情人员,以此来保证被俘后,不会有下层的人乱咬。”

    滕胖子听到这话,也立马点了点头:“有道理,不能让他干脏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那咱们这边?”

    “传我命令,一团做好冲锋准备,并单独抽调一个连出来,一边往里打,一边给我拿大喇叭喊话:只要投降,不反抗,就不会有流血事件发生。”滕胖子下达详细作战命令:“十分钟,十分钟后,我要坐在王胄军……。”

    话还没等说完,指挥阵地外围突然泛起了澎湃的喊声。

    “拿重都,咱川府的大舅哥带着三千人空降,于情于理,人家对咱川军有恩。现在报恩的时候到了,老三团给我出一千勇士,打进军部,活捉王胄,替大舅哥和特战旅的兄弟报仇!”

    “报仇!!”

    “冲锋!!”

    “……!”

    外围喊杀声震天,滕胖子还没等动手,大牙那边的主力部队,就已经挑选完精锐,一鼓作气地冲向了王胄军的军部。

    滕胖子,孟玺等人闻声走出指挥阵地,向前方看去。

    “看见没,看见王贺楠部队的执行力有多变态了吗?咱们先打过来的,但人家二次进攻的节奏,却比我们快太多了。”滕胖子指着大牙的部队说道:“下次演习,就拿他们当假想敌,单独挑出两个团,模仿川军的作战方式。”

    孟玺听到这话,非常尴尬:“滕哥,我还在这儿呢,你说这个不好吧。”

    “部队嘛,只有集百家之所长,才能练出王者之师。”滕胖子说话也没啥顾忌:“等啥时候闲了,老子还模仿模仿进攻重都呢。”

    “过分了昂!”孟玺拔高声调回道。

    “进攻,快!”滕胖子再次命令道:“从西北侧的敌军炮兵阵地切入,不给他们开火的机会,替川府那边减压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参谋长立即敬礼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再过十五分钟。

    滕胖子两个团,川军四个团,总共用时四小时左右,直接封锁了王胄军部,占领了他们的军部大院。

    闪电战结束,王胄军部所有将领全部被俘。

    滕胖子,大牙,孟玺等人一块进了王胄军军部。

    会议室内,一名参谋指着滕胖子吼道:“你们是要掉脑袋的!”

    “嘭!”

    滕胖子背着手,抬腿就是一脚:“你算个什么东西,你也配指着老子说话吗?警卫,把他给我拉出去毙了。”

    话音落,王胄立即起身说道:“滕师长,别拿参谋撒气啊,有气你冲我来啊!”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同盟会的数名大佬,在燕北碰面,紧急商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七区,庐淮。

    周兴礼看着白山头的军事报告,越看越懵逼地骂道:“就因为一个易连山,两个师,十几个团打在一块了,连林骁都差点没走出白山头?王胄军部竟然也被围了,这都是什么和什么啊?你们军情局的人,脑子装的都是什么,能不能给我拿点能看懂的报告?!”